登录
验证码
点击框内文字输入验证码

    专题 | 打不倒的中国茶叶,再审欧美餐桌上的“中国风”

    茶搜搜小皮茶资讯半年前

    导读:茶叶给中国带来了什么历史影响,我觉得我们每个中国人都知道。那么,茶叶又给国际,甚至我们台湾同胞、海外同胞带来了什么历史影响呢,本期专题《中国茶叶的力量(三)》让我们一起继续探讨。


    上期说到美国想靠销茶、打击中国茶叶实现商业造反,说中国茶叶能摄取自由灵魂。就实际生活而言,这种妖魔化中国茶叶的做法到底对多少北美殖民地的公众产生了多少切身影响,是值得怀疑的...猎巫运动式的“销茶运动”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


    在独立革命之前的北美殖民地,从上到下都十分迷恋中国茶,连麻省的长官们也参与到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荷兰方面的茶叶走私生意之中,以茶会友的社交尤其是下午茶大行其道,而在像纽约这种都市之中,下午茶聚会也在妇女之中也非常流行。


    从波士顿往南,到纽约,再到费城,这一东部沿海走廊地带早已被中国茶的迷人魅力所折服。相应地,就会出现一些反对茶文化的声音,开始流行是在1730年代,比波士顿茶党倾茶早四十多年。


    比利时画家约瑟夫·阿肯[Joseph van Aken,1699-1749年]于1720年代创作的画,

    描述英国下午茶聚会的场景,中国青花瓷风格的茶具清晰可见


    例如,1731年的时候,就有一个纽约人在一份报纸上忧心忡忡地写道:


    “只有我能够说服你们改变现在这种在我们中间非常流行的带有致命后果的习惯(亦即喝茶的习惯),我才能感到快乐。……当不仅仅他们的财富,而且他们的身体和快乐也面临危险的时候,我想这是我的责任去警告他们并阻止他们遭到毁灭。……[在喝茶的习惯下]不惟身体本身要遭罪,灵魂的行动自由也将受到阻碍并且会发生紊乱。”


    这位要做醒世良民的作者,还担心喝茶这种行为可能会对喝茶者死后留下的身边的家属也产生致命的影响。在这位作者看来,喝茶这种习惯,是来自遥远的不可知的东方异域,其结果也就可能是非常可怕的。无知往往造成恐惧,而恐惧则会带来谣言,进而造成群体性恐慌和歇斯底里,这一现象在世界各国历史上可谓屡见不鲜。


    喝茶除了茶叶、瓷器茶具和茶桌等等之外,更重要的是有一套礼数,在一些欧美人士眼中,这种喝茶的礼仪将东方式的、中国式的女性性格带到了欧美,软化了欧美的男性性格,后果也是可怕的。


    1756年,英国一位著名的旅行家乔纳斯?汉维(Jonas Hanway, 1712–1786)出版了一本《茶叶论》(An Essay on Tea),其中提到:


    “中国人已经把体面置于任何的男性劳作之下了,甚至于任何的劳作之下;然而就喝茶而言,我们这些人似乎比中国人自己做的还要不可救药和不可理喻。”


    他还对他的贵妇朋友特别提到:


    “茶会伤害很多人,这些人不相信他们所遭受到的邪恶之灾乃出自此种喝茶习惯;我相信您每天一定都能看到很多人坚持喝茶,虽然喝茶有害这一点已再清楚不过了。”


    汉维还认为,欧洲人喝茶会像土耳其人吸食鸦片那样上瘾,进而丧失男性进取的精神特质。


    如果我们从中国人对吸食鸦片烟的态度的角度来看的话,汉维对欧洲人喝茶的担忧程度之深、所认为的危机程度之大,就不难理解了。汉维的书在英国各殖民地也流传甚广,他的观点对北美殖民地而言,就不免会有茶叶导致阴盛阳衰进而使北美继续为英国所控驭的延伸理解。


    在此,我们也不得不再次回到同期欧洲在启蒙运动的影响去观察汉维的这种评论。当时欧洲已经开始批评中国形象太过虚弱、女性化,中国男子的形象也开始被刻意扭曲,法国也已经由路易十四的中国热时代急转直下到了路易十五(1715-1774年在位)的丑化中国的时代,而汉维的看法恰好是这种再审“中国风”的具体表现之一。


    汉维1756年出版的《茶叶论》的封面


    在北美,和欧洲一样,一边是茶叶、茶具、喝茶礼仪和社交活动的风靡,一边是一些人忧心忡忡地对这种非本土的东方式的物质文化和社会文化的渗透表示警惕甚至反对。正因为抵制喝茶习惯的声音在北美殖民地一直都有,所以这种舆论才能够在茶叶法案前后得到放大,在新格兰地区走到了风口浪尖。


    茶开始被一些人视为“瘟疫”即plague,而且这种比喻也一再出现。例如,就在东印度公司的运茶船停留在抵波士顿港口等待出售,而茶党计划推进倾茶行动的前几日,一位作者匿名在《波士顿公报》上大声疾呼说这些英国船“不仅带来了瘟疫(茶),而且带来了天花”,不免更给这种反对东印度公司贩茶到北美的爱国者们的心头蒙上一层阴影和增加了要与英方抗争的决心。茶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革命的对象,被视为东方专制主义的载体、东印度公司的工具、继续把北美殖民地置于英国统治之下的手段、让北美阴盛阳衰的可怕之物。


    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独立革命之前的美国社会生活资料而言,这种妖魔化茶叶的声音并未占据社会舆论的主流,即便是波士顿茶党倾茶的过程中,也有一个人打算私自拿一些茶叶,结果被发现并予以申斥。而且这种反对中国茶叶的舆论,并没有扩大到抵制中国的丝绸、瓷器等商品。


    例如,1773年12月16日晚倾茶之前,一群就要在晚间行动的茶党骨干来到《波士顿公报》的发行者本杰明?伊兹(Benjamin Edes,1732–1803)的家里,用一只中国的海碗轮流喝了一圈朗姆酒,而这只海碗上清楚着印着中国人的生活图景。所以反对中国茶叶的声音,不过是充当了这一时代背景之中北美殖民地抗争手段的一部分,并没有扩大化。除了茶叶之外,来自东方的一切货品,仍旧在北美大行其道,供不应求,而且以中国风风格为主要标志的漆器、瓷器等等,依旧抢手。


    1773年12月16日茶党骨干喝朗姆酒所用的中国海碗


    1775年4月19日,一年前已经将镇上的中国茶叶悉数焚毁的莱克星顿,打响了北美独立革命的第一枪,对中国茶叶的妖魔化开始让位于对英国国王的武装斗争。独立革命结束之后,曾经要被革掉命的中国茶叶,也在这块土地上一夜之间含冤得雪。


    1784年1月14日,美国国会批准了在巴黎交涉的对英和约,确立了美国在国际上的独立主权国家地位。战后独立的美国,外围上遭到英国经济封锁,英国禁止美国商人前往西印度群岛贸易,为了打破这一封锁,远航开展东印度贸易成为美国的目标。


    1784年2月22日,即华盛顿总统的生日这天,新生的美国派遣“中国皇后号”从纽约港启程,前往中国广州贸易,而贸易的大宗不是别的,恰是茶叶。此时,茶叶是毒药、瘟疫、专制主义的化身的说法,统统地销声匿迹了,在美国商人和走私贩子在革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命以后,茶叶重新回到了它的起点:资本、财富与国际贸易。美国,也就此成为北美茶叶生意以及其他一切生意的正统操作者。

    你的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加载更多
      微信公众号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者搜索二维码下方的微信公众号,随时随地获取最新鲜的茶搜搜资讯。

      • 茶泡泡

        茶泡泡

      • 茶资讯

        茶资讯

      ZAKER阅读
      zaker

      请打开:ZAKER阅读软件,搜索:茶搜搜网,并点击关注后,即可随时随地获取最新鲜的茶搜搜资讯。